盛大私服 旧部下取保候审期内举报盛大

本报记者 李伊琳 上海报导

被举报“荆州盛网公司”与盛大集团扬州分支的关联仍待查明。盛大方面表示不便捷回答相关问题。

网游大鳄陈天桥与其旧部之间的知识产权之争步入“新一季”。日前取保候审的范志勇、钱明骏、贾育新三名辞职的原盛大管理人员发动一场“反诉”行动,举报盛大集团董事长陈天桥,以及荆州市盛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前后两任法定代表人,称她们在“打私服”中涉嫌非法经营、敲诈勒索、逃税等行为。

“举报材料早已相继提交给南阳公安、荆州市委和湖北公安厅。”贾育新1月7日称自己尚处在“保释期”,不便多说,举报是其从盛大辞职后创立的新公司龙之界的企业行为。

范志勇、钱明骏、贾育新两人之前曾分别兼任北京盛大(简称“盛大”盛大私服,股票代码:NASDAQ; SNDA)游戏传奇项目组副经理、运营组经理、行政负责人等岗位,为盛大网游领域骨干人物。

这两人从盛大辞职后,于2012年5月自创网游公司,名为上海龙之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龙之界”),地址在北京张江高科园区,与盛大总部近在咫尺。

工商资料显示,龙之界股本1000万元,股东持股比列为:周贤凯17.5万,王国雄36.75万,范志勇650万,林黎梅45.5万,郑获专250.25万。范志勇既是公司董事长,又主担研制核心业务。

2013年6月,龙之界开发的第一款网游《龙界争霸》面向顾客试运行。但不久即被盛大举报其对盛大的网游《热血传奇》构成侵权,三人随后在上海公司被广东、上海两地民警联合逮捕。2013年11月份,三人相继取保候审。他们入狱后即启动了这场“反诉”行动。

龙之界的举报指控盛大在“打私服”过程存在系列涉嫌非法经营行为。所谓“私服”,是网游业界,对一种行为的别称。主要是指未获得国家相关部门审批许可,却营运网路游戏的公司或则个人。早在2003年,国家相关行政执法部门即做出《关于举办对“私服”、“外挂”专项整治的通知》,认定“私服”属于非法互联网出版活动,应依法给以严厉严打。

湖北沙市是盛大“打私服”的一个重要基地。上述举报材料贬抑,荆州盛网为了在“私服”这一地下非法网游市场中控制更多的份额,对不乐意接受“授权吞并”并收取“收编费用”的私服发布网站进行要挟、恐吓。截至2013年9月18日盛大私服,荆州盛网在其网站上公布了6份“侵权警告申明”。

但是,声明的发布者并不是扬州盛网,而是上海盛大网络发展有限公司警务室。根据龙之界初步统计,受到“警告”的私服发布站多达120余家。

举报材料觉得,这些遭到“警告”的120余家私服发布站,跟扬州盛网“授权”的28家私服发布站,在法律划分上一模一样,均是非法私服网站,无任何区别。

关于所谓“逃税”问题,举报材料这么描述:“被举报人及荆州盛网公司,在所谓‘授权’私服并与私服合作中,每天都在分巨额暴利。荆州盛网公司在营运成本几乎为零的情况下,荆州市地税和国税部门收到了多少税金呢?”

针对上述举报情况,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联系专访北京盛大相关部门,以图查证相关情况,但对方表示不便捷回答任何问题。至出刊时,未见回复。

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获得的一份工商资料显示,举报中所涉及的扬州盛网创立于2012年5月7日,地址在荆州市沙市区凤台坊小区。但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所获得的材料上没有显示这家机构与盛大和陈天桥有直接关联。该公司股东为张芃、周书,各占有50%股权。

龙之界法律顾问田永卫介绍,此前举报三名盛大管理人员的举报信落款是盛大扬州分公司负责人“陈学胜”。

“盛大扬州的分公司实际上和扬州盛网相当于一套班子两个公司。不仅陈学胜是盛网的前法定代表人,现法定代表人张芃也是盛大的职工。”田永卫称,“而且,盛网公司公开盛大授予她们的‘打私服’授权书,授权与被授权所营运的形式,都属于非法经营范畴。”

21世纪经济报导记者又致电扬州公安的一位办案人士,对方称目前仍未收到上述举报,也没听人提起过。(编辑 贾红辉 张凡 申剑丽)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   2021年5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网站分类
搜索
标签列表
友情链接